2019-06-19 【經濟日報】【烈火雄心】南山三虎互爆兄弟性格 鄭敬基當年離婚王喜嘉樂陪過難關

瀏覽次數:45

人生有幾多個10年?更何況是21年的光影,一套《烈火雄心》令王喜、錢嘉樂及鄭敬基三個大男人走在一起,由相知至相惜,要維持21年的友誼真箇不容易,面對擇善固執的王喜,錢嘉樂抱包容及欣賞的心態,而這位開心果更助鄭敬基捱過當日的離婚窘局,三人互相交心才可成就這段「南山三虎」情誼!

王喜、錢嘉樂及鄭敬基重返《烈火雄心》拍攝地南山邨,緬懷當年拍攝點漓,亦趁機「互數」對方。

王喜出名性格執著,他也曾坦言因此開罪人,錢嘉樂說這個固執王好友,廿年來都沒改變:「他幾孤單,樣樣事都收藏起來,除非跟他相識很久,才會肯透露心底話,要懂得跟他做朋友,如果沒有緣份或求其相處,隨時可以跟他翻面。」

嘉樂抱著「退一步海闊天空」的心態跟王喜相處:「他頗固執,是『專業執著』,他有時頑固到百分百投入工作完全不理會你。我覺得做朋友可以選擇退後兩步,盡量令崩緊的王喜輕鬆一陣,他的認真也有好處,至少令有點懶惰的我讀下劇本,否則就會被阿喜鬧,即使不鬧我,也會給我臉色看。」

對於王喜這位老友,鄭敬基同樣想起「孤單」及「嚴謹」兩字:「因為他的要求並非人人可做到,譬如去做運動,我會問可不可以休息兩日?他會說不可以,要每天做才可達到效果。人總會有depression的時候,但他的意志力勝過一切,連depression都克服到,我是尊重他這份嚴謹的個性。」

究竟「固執王」有多執著?王喜透露:「試過連續7日踩足23個鐘,某日拍完外景已是傍晚,連午飯都未食,只將飯盒擱在車裡,駕車轉彎時整個飯盒跌落地,望著零零碎碎的叉雞飯在哭,不禁反問自己:『為何要搞成這樣子,連食個飯盒的時間也沒有?』其實都是想準時入廠,不想大家等及浪費資源。」

事實王喜外冷內熱,當年鄭敬基回港拍《烈火雄心》時,正值跟太太辦理離婚,心情不佳:「在慶功宴上,監製王心慰周圍敬酒,我喝了一杯便醉,之後更不停哭,哭至連飯也吃不下。王喜替我駛走車子兼泊回停車場,將車門關上兼留少少罅隙,免車內的我焗死,翌日又打電話告訴我泊車票放在哪。」

相對王喜這位「固執王」,錢嘉樂如《烈火雄心》內的吳大興般性格開朗兼有義氣,化身片場裡的開心果。

鄭敬基形容嘉樂為人包容又大愛,當年鄭敬基回港拍《烈火雄心》時,正值跟太太辦理離婚,幸得嘉樂這位好兄弟扶持:「我當時心事重重,跟嘉樂交談多了,我變得輕鬆,加上他的家近公司,所以經常到他家借長途電話打給家人。嘉樂開導了我好多,用『獎門人』搞笑形式令我變輕鬆。」

王喜覺得三人如同在消防隊伍中有著不同的「崗位」,嘉樂起著緩和氣氛的作用:「在片場裡大家各自發揮『功能』,若果全部人像我般板起臉,氣氛當然不太好。」

嘉樂望著鄭敬基笑說:「他有8成進入『司徒拔』狀態,但有時又會突然起Q。」王喜續說:「『司徒拔』也有他的好處,以一個最舒服及漫不經心的方式令你安心。」

朋友間互相扶持、成長,錢嘉樂在鄭敬基鼓勵下作出新嘗試:「以前我不敢在眾人面前唱歌,鄭敬基鼓勵我唱歌就如說故事一樣,令我多了一條路行。」

男人的友誼,不用事事宣之於口,相互的調侃或簡單的擁抱已盡在心中。嘉樂憶述2016年,他們綵排緊鄭敬基演唱會:「當時王喜正忙於陳生(指陳志雲)的事,他來到時不會開玩笑,我們會搭著他膊頭說:『知啦!繼續啦!』,外間可能會有不少難聽說話,但我們明白他是撐緊朋友。」

有種男人的浪漫叫「南山三虎」。

圖1:《烈火雄心》的南山三虎在戲內戲表現出男人的浪漫。
圖2:三人在南山邨如大細路般玩得不亦樂乎。
圖3:錢嘉樂是劇組的開心果。